故事:閨蜜出差讓她弟弟借住我家,半年後我倆陷入熱戀

1

林雪站在地鐵上,靠在欄杆打瞌睡。突然兜裡的手機抖動了一下。

摸出來一看,電子螢幕上是景麗的消息:我表弟來了,你隨便應付一下。

景麗是林雪的十年閨蜜,現在還是室友,一起在地鐵口附近的社區租了個兩居室。她們倆一起將房間整理裝飾簡約的北歐風,週末大採購,工作日誰先到家誰做飯,吃完飯一起窩在沙發上看電影,小日子也算是有滋有味。不過,景麗臨時被公司委派到澳洲談一個食品類專利項目。她們倆快大半個月沒見過面了。

你什麼時候回來?林雪快速輸入,點擊發送。

景麗回復:還早呢,這頭的項目還沒上正軌。

林雪叮囑景麗注意身體按時吃飯,寒暄幾句便結束了話題。

目光從手機上收回,看著玻璃上自己的隱隱約約的倒影,默默歎了一口氣,心裡想:希望這個不速之客能聽話點。

到站播報聲響起,林雪隨著人流走出地鐵站。走過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街區,拐進超市買了速凍餃子和速食麵,隨後進入社區。

電梯門應聲打開的時候,林雪一邊往外走一邊低頭從包裡掏出鑰匙。一抬頭,看見一個穿著藍色條紋襯衣的男生,坐著行李箱上靠著牆,一隻腿蜷著抵著行李箱一隻腿伸直抵著地,埋頭在打遊戲。看起來個子挺高,露出大半截好看的腳踝。

「嗨,你就是景麗的表弟?」林雪有點遲疑,語速緩慢的詢問。

男生抬起頭看著眼前的女生,一身得體的OL通勤套裝,頭髮用鯊魚夾挽成一個髮髻,額間碎發被隨意的別在耳後,妝容精緻,一雙眼睛炯炯有神。

他靦腆地點了點頭,將手機揣進兜裡,站起了身。一副見長輩的拘謹模樣。

之前景麗瘋狂炫耀過自己有個帥得慘絕人寰的表弟,情書滿天飛,姐姐妹妹一大堆。如今一看也確實是帥的,帶著讓少女迷戀的少年感。皮膚白皙,鼻子高挺,身高傲人,顏值出眾。自然是會有很多人追的。

林雪走過去,一邊將鑰匙插進房門一邊說:「你不用這麼拘謹,大家都是年輕人。」

「我叫林雪。你叫什麼?」林雪推開門,捏著門把手側立一邊,像個門童似的用手示意他往裡請。

男生將行李箱推進來,嘴上介紹著:「我叫丁浩辰。」

他轉過身,向林雪伸出手,鄭重其事地說:「姐姐,請多多關照啊。」

「你個小夥子,還整得挺商務。」林雪被他這一舉動搞得有點羞怯,瞬間宋丹丹上身試圖掩蓋自己的害羞。她伸出手與他的手,交握在一起。在空中禮貌地上下搖擺了兩下。

氛圍一下子變得生動活潑起來。

他的手真大,握住很溫暖,很安心的感覺。

2

「那兒是你姐的房間。你就住那間房間。」林雪指著右前方的房間,向他介紹。「姐姐給你做好吃的。」

不一會兒,林雪就端出來兩碗熱氣騰騰的泡面。

丁浩辰坐在餐桌前,小聲問:「這就是你所說的好吃的?」

「……」林雪瞪了他一眼:怎麼,是藐視我的廚藝?

丁浩辰撇撇嘴也不敢再說什麼。畢竟人在屋簷下,不得不低頭。

他知趣地吸溜了一口麵條,言不由衷說著好好吃。

為了氛圍並不那麼尷尬,兩人有一搭沒一搭聊著閑磕。

林雪得知丁浩辰今年20歲,景麗大姨的兒子,美術生,在本市大學讀大二,偶爾會做寫真模特。由於疫情延遲開學,所以就來景麗這兒借住幾天。

他們倆聊得很投機,因為都是美術生,有很多共同話題。

丁浩辰沒一會兒就吃完泡面,開始玩起了手機。

作為一個手控的林雪近距離看著他翻飛的修長的手指,骨節分明,皮膚白皙,她咽了咽口水,小聲讚歎:手好好看哦。

當林雪吸溜完最後一口泡面,滿足地用紙擦了擦嘴巴。

丁浩辰站起來,熟練地收拾碗筷,說:「姐姐,你去休息吧,我來洗碗。」

「這……不太好吧,畢竟你是客人。」林雪假意推辭。

他撓了撓頭,乖巧地說:「姐姐工作一天辛苦了,還是我來吧。」

「那,你來就你來。」林雪雙手抱拳,像個綠林好漢粗聲粗氣地說:「謝謝弟弟了!」

「……」丁浩辰的笑容僵在臉上,眼角抽搐。其實只是客氣客氣。

林雪一溜煙就跑進來房間,躲懶。

她樂滋滋趴在床上,拿著手機與景麗視頻,故意很大聲地說:「景麗啊,你這個弟弟啊,真懂事,長得帥還勤快!簡直就不像是一個媽生的。」

其實,林雪就是誇給門外的丁浩辰聽的,好讓繼續保持勤快貼心的優良品質。

廚房裡的丁浩辰一邊刷碗一邊撇嘴笑,這聲音大得整棟樓都聽得到,這姐也太明顯了吧。

這個姐姐,真有趣。

「本來就不是一個媽生的。」景麗在視頻對面。托著臉,面無表情的糾正道。

「……」反應過來的林雪,哈哈哈乾笑了兩歲,湊近手機螢幕,小小聲說:「媽耶,你弟簡直就是我的取向狙擊。她有女朋友嗎?」

景麗突然情緒激動,拿出了掀房子的氣勢,吼道:「你瘋了嗎?林雪!」

林雪捂住手機出聲孔,還好她沒帶耳機,不然得被她吼聾。

「林雪啊,你冷靜啊。我知道你母胎單身這麼久,饑渴難耐,看條狗都覺得眉清目秀。但是我弟真的不行,你別看長得人模狗樣,有點姿色,其實他就是個狗東西,姐姐妹妹一大堆,渣男中的戰鬥機。我勸你三思……」景麗語重心長的勸導著。

林雪擺擺手,笑著說:「跟你開玩笑的。我才不稀罕當你的弟妹呢。」

沒有心動,就只是單純覺得帥。純粹的花癡。

林雪隨便又找個其他話題,終於把這個話題敷衍過去了。

3

咚、咚、咚。清脆的敲門聲。

打開門,丁浩辰套了一件寬大的衛衣和短褲,站在門外,一臉禮貌地笑。通過頭髮的濕度和沐浴露的香氣判斷,他剛剛洗過澡,身上還帶沐浴的水霧汽兒。

「有什麼事兒?」林雪在表面笑得從容,內心已經波濤洶湧了:哥們,濕身誘惑?姐姐真的受不了。犯規啊犯規!

丁浩辰撓了撓頭,靦腆地問:「姐姐,有乾淨的床單被罩嗎?」

「誒?」林雪被小男生的靦腆羞澀感迷得七葷八素,所以有點懵。

「麗麗姐的房間裡的被褥都放在哪兒了?」丁浩辰換了一種問法。

林雪這才想起來,景麗臨走之前貌似把棉被和被褥都收到衣櫃裡了。

林雪從自己的衣櫃裡拿出一套沒用過的床上用品,抱著來到景麗的房間。

果然,床上就只剩一個孤零零的席夢思床墊。

她知道景麗習慣把大件的被褥和棉絮放在衣櫃頂上面,難怪他找不到。

「你等一下哦。」林雪雖然個頭不算矮,但是拿衣櫃上面的東西還是有點費力。

她從客廳拿來一個小凳子,墊在腳下,然後伸手去夠被子包裝袋的帶子。

丁浩辰突然靠近,仗著身高優勢,準備幫她拿。

林雪一扭頭,視線正好對到他的嘴唇。這兩瓣唇粉嘟嘟的,沒有明顯的唇紋,看起來很柔軟很好親的樣子。林雪立刻扭回頭,像個女菩薩般默念靜心咒。

丁浩辰因為要用力,所以身子就更加往前傾。

啊啊啊啊!貼上來了!要瘋了要瘋了!林雪閉上眼睛,試圖讓自己冷靜下來。斂聲屏氣,等待著他的動作結束。

感覺身後沒有了異樣,她緩緩睜開眼睛,窘迫的笑了笑,不好意思的端起小板凳,撒腿就跑。

再不跑,她這個花癡怕是要冒犯小弟弟了。

沖進自己的房間,林雪拍了拍自己發燙的臉蛋,小聲的自我反思:冷靜點,矜持點。林雪,打起精神來!

4

第二天鬧鈴響起來,林雪按時起床,洗漱護膚,化妝換衣。

臨走之前,貼心的給丁浩辰留了鑰匙和便簽,叮囑他按時吃飯,冰箱裡有新鮮的蔬菜水果。

當下班回家的時候,鑰匙轉動發出聲音。丁浩辰搶先一步將門打開。

屋裡彌漫著一股糊味,林雪吸了吸鼻子,循著味道要去廚房。

丁浩辰反手就將她按在桌子上,說:「姐姐放心,我做的東西絕對好吃。」

看著他端出來炒的糊到發黑的煎蛋,不成樣子的番茄,以及沒有放鹽的生脆青菜。

林雪偏著頭,咬牙切齒地問:「你就是你說的好吃的?」

「……」丁浩辰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發,解釋道:「第一次做,請多包涵。」

「半斤八兩。我們還是點外賣吧」林雪實在是鼓不起勇氣嘗試他的黑暗料理,萬一吃出個好歹,還要花錢叫120。

他們歡歡樂樂地達成一致,將飯菜到了,坐等外賣。等待之余,丁浩辰加了林雪的微信,美其名曰:方便聯繫。

吃完飯,自然就各自回房間。林雪趕著回房間繼續畫服裝設計稿,卻被丁浩辰一把拉住。

「呃……姐姐,能不能幫我一起套個被罩?」

被罩都不會套,果然是個傻憨憨。

林雪自然是欣然接受,很爽快地點了點頭。

來到房間,林雪有模有樣地講解起來:「首先,我們先將被子鋪平,然後再將被罩鋪平。然後找到對應的四個角然後塞進去就可以了。」

「就是這樣啊,但是我就把自己給困在被罩裡了。」丁浩辰偏著頭看著林雪,然後補充道:「平時我都不做家務的。」

呐……那還親手給她做飯,真是個好孩子啊。

「怎麼會困住呢?」林雪也偏著頭,聲音嗲嗲的問。

「就這樣啊。」丁浩辰拿著被子的一角,鑽進了被罩裡。

林雪笑死,看著他圈成小小一坨,在被罩裡鑽來鑽去,完成了完成角與角的重疊。

帥嗎?腦子換的。這個傻憨憨的反差萌又戳到了林雪。

「你把另一角給我。」丁浩辰在被罩裡發號施令。

大概是鬼迷心竅,林雪按照指示拎著棉被的另一角,從拉鍊口鑽了進去。

被罩本來就小,哪能塞下兩個人,他們倆跪在床上,圈成一坨。他接過被子,指尖掠過她的肌膚,他的呼吸與她的呼吸交織在一起,曖昧得讓人有點上頭。

更何況這是,床上!

林雪立刻鑽了出來,說:「套被罩不是這樣的,你快出來。」

丁浩辰鑽出來,頭髮還沾了一縷白色棉絮。

林雪直接就上手了,將一隻手搭在他的肩上,踮腳將那顆棉絮拿下,然後放在手心,輕輕一吹。

「姐姐,你這……」丁浩辰用眼神示意她的手。

林雪馬上收回手,說了聲不好意思。

她三下五除二就把被罩套好了,丁浩辰在一邊拍手鼓掌。

林雪和丁浩辰相安無事地同處一室,漸漸也生出一些默契。

早上林雪會用電飯煲的煮粥,丁浩辰醒來正好吃熱氣騰騰的。

晚上丁浩辰會在社區門口接她,然後一起去附近的小餐館解決晚飯。

週末的時候一起去超市逛街,採購生活用品和蔬菜瓜果。

丁浩辰推著購物車,跟著她亦步亦趨的樣子,像極了忠犬男友。

林雪有時候偷偷在想:丁浩辰要是真的是我的男朋友就好了。

然後扭過頭就看著他出現在自己的視線中,對著自己親昵地喊著姐姐,對著自己嘟嘴撒嬌耍小脾氣,互相嬉笑打鬧,她覺得這一切都幸福得冒泡泡。

但她又時刻提醒自己,不要陷入。姐弟戀是沒有前途的,女生會受盡委屈的。

5

後來,有一次主管送林雪回家,正巧被站在社區門口的丁浩辰看到。

隔著玻璃,他哪兒看清楚,人家明明就是個gay蜜。

林雪剛下車就看到,丁浩辰不爽的別過了臉,假裝沒有看到。

不會是吃醋了吧?林雪偷偷想。一路上丁浩辰一聲不吭,悶悶不樂,坐實了吃醋的事實。

林雪剛想開口解釋,丁浩辰就搶白道:「我明天就回學校了。」

他這突如其來的決定讓林雪有點手足無措,但她還是淡淡然笑著說:「好啊。」

丁浩辰直接站起來,椅子劃過地板,發出令人不悅的噪音。

林雪本來還想說讓他週末有空回來玩,結果他陰沉著臉,摔門而入。

什麼態度?什麼大少爺脾氣,老娘才不伺候呢!林雪也氣衝衝回了屋,把門摔得哐哐作響。

早上一起床就看到他房間裡空空如也,就像他從來沒有來過一樣。

她的心裡空落落的,悵然若失。

算了,還是醉心工作吧。但她還是一直不停不停的看手機有沒有新消息。

林雪想著讓他自己冷靜冷靜吧,以後找機會給他解釋。

反正她不是不會低頭的,又不是她的錯。

丁浩辰也是個狠人,不僅一個月沒聯繫林雪,而且還在朋友圈曬了一張和女生的合影。

林雪炸了,這小兔崽子什麼意思?示威?

她才後知後覺的發現自己與他並沒有任何關係,他沒說過喜歡,她也沒表明過心意。

她也只是眾多姐姐中無足輕重的一個。

他也只是喊她:姐姐。

她才恍然想起景麗說丁浩辰是渣男中的戰鬥機。名不虛傳呐。

果然,不聽老人言,吃虧在眼前。

喜歡弟弟沒有未來的!對自己的事業也沒有幫助,說不定還會添麻煩。

那就這樣吧。再見了,她那漫長的solo歲月中短暫的心動。

想法如此的果斷的林雪,行為卻拖泥帶水。

一人飲酒醉的她,喝的不省人事,撥通了丁浩辰的電話。一邊嗚咽一邊罵他是負心漢。

丁浩辰擔心她出什麼事,直接翻校門打車回到公寓裡。

只見林雪四仰八叉躺在客廳中央,手邊立著空了大半的紅酒瓶。

丁浩辰把她扶起來,林雪的臉紅彤彤的。看到丁浩辰又開始哭天喊地,鬼哭狼嚎。

她端起高腳杯,顫巍巍的倒酒,撒了大半。林雪坐在地上,搖了搖高腳杯,突然開始唱:「搖晃的紅酒杯。」

「充其量當個侍衛?」丁浩辰哭笑不得地接歌。

林雪用手指堵住他的嘴巴,搖頭晃腦地說:「不對,不對……應該是,嘴唇像是染著鮮血~」

喝醉酒的林雪全然沒有了都市麗人的淩厲與霸氣,倒像個小孩子似的奶聲奶氣的。

丁浩辰緩緩張開嘴,用牙齒輕輕銜住她的指尖,魅惑地說:「姐姐,你是在玩火。」

「yue~」林雪突然吐了,吐了他一身……

「……」丁浩辰心裡一萬隻草泥馬奔騰而過。他居然對這個笨女人有所期待……

脫了外套,將林雪抱回房間。然後打掃嘔吐物,洗澡換衣。在沙發上湊活了一宿。天濛濛亮,他又坐車回去趕早課了。

6

喝到斷片的林雪醒來都是大中午了。

雖然什麼都不記得了,但她對自己的酒品非常的自信。

直到景麗將她醉酒嘔吐的照片發給她,並狠狠地嘲笑了她。

她萎靡了,她自閉了,她生無可戀了。發誓再也不喝酒了。

並且打電話把丁浩辰又臭駡了一頓。

結果計畫趕不上變化,前一秒她才惡狠狠說完絕交,下一秒就發現自己有求於他了。

唰唰打臉的節奏。

原本計畫好的服裝拍攝模特拉肚子進醫院了。現在有沒有其他替補的人選,攝影師、器材、服裝都在現場乾等著。

有過模特經驗的丁浩辰十分合適去救場。

事出突然,林雪驅車去學校。在車上就詢問了丁浩辰的方位,叫他到校門口來等他。

「我又沒說要幫你。」丁浩辰傲嬌地說,辮子都快翹到天上去了。

「爺,您是爺,我錯了,我不該罵你,千錯萬粗都是我的錯。求你幫幫我。」林雪幹啥啥不行,示弱第一名。

到了校門口,看到丁浩辰還在和小女生打情罵俏。

林雪怒火中燒,直接沖出車門,過去一把將丁浩辰扯了過來。

看了看眼前這個小姑娘,不就是那個合影中的女生嘛……原來就是這個女生截胡的,看起來也沒有什麼了不起的。

還沒等林雪發話,那個小姑娘倒是自來熟地攀住她的手臂,笑眯眯地說:「姐姐好。」

「別,我18歲。我小的很。」林雪直接回懟。一看就是個綠茶。

「你就是我哥喜歡的那個姐姐嗎?真人比照片還要好看。」小姑娘開心的跺腳。

「哥?」林雪轉過頭,對著丁浩辰擠眉弄眼,讓他解釋一下。

丁浩辰雙手抱臂,事不關己地解釋道:「我親妹。」

林雪立刻換上和藹親切的官方笑容,介紹自己是景麗的的朋友。

簡單的寒暄兩句便拖著丁浩辰趕往拍攝現場。

在拍攝現場,丁浩辰看到了翹著蘭花指的主管,一下子覺得自己生氣那麼多天簡直太冤枉了。

這次服裝設計的亮點就在於羽絨服的防水性面料與保暖性能。

可現在是酷暑八月,讓他穿羽絨服被潑水?

「你想讓我死,你就直說。」丁浩辰看著林雪,一字一頓咬牙切齒的說。

林雪將他按在座位上,她蹲著,趴在他的膝蓋上,眨巴眨巴著水汪汪的大眼睛,嗲嗲地撒嬌:「求求你了,浩辰哥哥,你最好了。」她還拽著他的衣袖搖過來搖過去。

丁浩辰哪兒遭得住這樣的反差萌啊,只好沉默著點點頭。

林雪站起身,一瞬間換上強勢女精英的嘴臉,一聲令下,號召各部門動起來。

臃腫的羽絨服被丁浩辰一穿,竟然變得帥氣而別致。再一次驗證時尚的完成度靠臉。

身邊的女工作人員們都嘖嘖稱奇,感歎不斷。

攝影師誇讚林雪的眼光,竟然找來這麼好的模特。

林雪開心的同時又深深地擔憂著:這傢伙怎麼這麼招人喜歡?煩死了!

這季新品很多,在丁浩辰第一次做服裝模特,與攝影師需要時間磨合,再加上潑水抓拍的環節,結果拍到淩晨三點才收工。

一冷一熱,再加上夜裡吹風。丁浩辰感冒了。

回到公寓,丁浩辰直接無力地倒在沙發上,林雪還以為他只是累了。

他的小臉蛋紅彤彤的,超級可愛。林雪沒忍住就上手了。

一摸額頭,發燒了。

將感冒藥和沖劑喂他喝下,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將他拖回床上。

7

丁浩辰突然醒了,小聲央求著要水喝。

趴在床沿邊的林雪本來睡眠就淺,聽到動靜就立刻醒轉過來,想要起身幫他倒水。結果由於雙腿蜷縮在地上,血脈不暢,麻了。

她剛站起來,身體就不停使喚就直直的往下栽了下去。

還好沒砸中丁浩辰,但是床墊的彈動讓他漸漸睜開了眼睛,眼神迷離,感覺神志不清的樣子。

林雪剛剛張開嘴想要解釋,丁浩辰伸出手摸上她的臉頰。

他的手好溫暖,觸感溫柔細膩。

她僵住了,大氣都不敢喘,眼睛瞪得大大的,看著半夢半醒的丁浩辰。

丁浩辰抬手將被子蓋在林雪身上,動作熟練地就像他們倆是同床共枕的老夫妻一樣。

林雪更懵了:啥情況,是我沒睡醒?

丁浩辰有點疲憊的閉上眼睛,沉重的鼻息打在她的臉頰上。

半晌都沒了動靜,真的又睡著了。

心臟哐哐亂跳的林雪,腦子炸了,只有轟炸後朵朵蘑菇雲。她輕輕地翻了個身子,想要仔細看看丁浩辰到底睡著沒。

結果,她動作不協調,冰涼的腳尖碰到了他的小腿肚上。

冰涼的觸感喚醒了丁浩辰,他本能地湊過去,想要貼近這片冰涼。

林雪就像是被逮住的盜賊一樣,立刻一動不動,僵直像個木偶。

丁浩辰的整個身體都是燙燙的,像個暖寶寶一樣。

林雪想:該不會嚴重到還沒退燒吧?

他越靠越近,他的手將她環抱入懷。

她嘗試掙脫,但是病中的丁浩辰似乎蠻力更大了,容不得她動彈。就像任性的小朋友,拽著玩具不放手一樣。

他與她的臉只相差不到兩釐米,丁浩辰依舊閉著眼,一臉難受的樣子。

她突然趣味橫生,用自己的鼻尖碰了碰他的鼻尖。

他哼唧了一聲,然後更加火熱地貼近了。

那一夜,清風親吻花朵,雨露柔和了月色。

8.

第二天林雪醒來的時候,渾身酸痛。

穿戴整齊的丁浩辰雙膝跪在地上,一派負荊請罪的模樣,啞著嗓子說:「姐姐,對不起。」

林雪痛心疾首的閉上了眼睛,捂住腦門,像只膽小的鴕鳥鑽進了被窩裡,不願面對。

「你昨天意識不清楚,我也沒睡醒,所以就當什麼沒發生吧。」林雪的聲音透過被子甕聲甕氣的。

「你怎麼這麼不負責任?」他嘟著嘴埋怨,聲音分貝高了起來,搞得林雪就像是玷污他清白一樣。

林雪毫不示弱的反擊回去:「昨晚,你先主動的!」然後瞬間戲精上身,佯裝滿腹委屈,快要哭出來的樣子。

「姐姐,我會對你負責的。」丁浩辰站起來,抖了抖自己的衣服,一臉的正直。

「以後,你就是我丁浩辰的女朋友啦。」他指著林雪,鄭重其事地宣佈。閨蜜出差讓她弟弟借住我家,半年後我倆陷入熱戀

見林雪嬌羞地地下了頭,他親了親她的鼻尖,說:「寶貝,起床吃早飯了。」

「你別這樣,噁心到yue~」林雪嫌棄地做嘔吐狀,並教訓他:「你清醒一點。」

「我看你明明就很享受。」丁浩辰雙手抱臂,噘著嘴反擊。

林雪發現這小子越來越囂張了。

「你好壞。」林雪下了床,光著腳走過去,將腦袋靠在丁浩辰的胸膛上,學著搞笑視頻的女聲:「你好壞,我好喜歡~」

「yue~」丁浩辰吐出舌頭,幹嘔了一聲。

林雪滿頭黑線,無語凝噎。

但這一局算她獲勝。

就這樣,林雪和丁浩辰過上了沒羞沒臊的同居情侶生活。

互相擁抱著對方入睡,親吻彼此的額頭醒來。

談戀愛之後,林雪才後知後覺發現,被騙了。

丁浩辰明明很會做飯,油炸烹炒樣樣精通,別說套被罩這種小事兒,連清理煙機、安裝地板都會。簡直就是上天入地,無所不能。

林雪一邊吃著丁浩辰做的一桌子色香味俱全的美味佳餚,一邊低聲自顧自地嘟囔:「明明什麼都會,剛開始還裝作什麼都不懂……」

「高級的獵手都是獵物的形式出現。」丁浩辰凝視著林雪的眼睛說。

「什麼?!」林雪吃了一驚,以為自己是控場者結果只是只獵物。

眼神深情且明亮的丁浩辰嘴角噙著笑,像一隻高深莫測的狼。

9

的確,這所有的一切都是丁浩辰的伎倆。

他們倆在很早很早以前,有過一面之緣。

丁浩辰和林雪第一次見面是他一年級暑假結束的第一天。

這一天,他記得很清楚。因為他沒有交素質拓展作業。

他撒謊說:忘在家裡了。

老師讓他回去拿。

其實他壓根沒做所謂的素質拓展作業。

他急的心裡直打鼓,還是裝模作樣地出了教室。

一出門,不諳世事的他就嚇得哭鼻子了,一邊哭一邊漫無目的往前走。

「嘿,你去哪兒?」五年級的表姐耀武揚威地攔住他。她的小姐妹一臉疑惑站在一旁。

神經大條的表姐一樣看他哭鼻子而哈哈大笑,對他好一頓嘲笑。

長相乖巧的小姐姐從粉紅芭比書包裡拿出紙巾,幫他擦乾眼淚並耐心詢問他:發生什麼事兒,為什麼哭的那麼傷心。

他一邊抽泣一邊吞吞吐吐地敘述事情經過。

小姐姐直接二話不說從書包裡拿出一卷畫紙,說:「送給你。這個可以當你的素質拓展作業。」

他展開畫紙,是一張精細且逼真的素描,是基礎入門的陶罐搭配著水果。

年幼的他沒來得及道謝,拿著畫興沖沖跑回了教室。

那張畫得了那學期的素質拓展作業的第一名,被裱在走廊的白牆上,丁浩辰還得了一張獎狀。

那是小小年紀的他,第一次得到榮譽。他有點心虛,又有點慶倖。

他一直都保存著那張素描。

本來以為還會遇到那個小姐姐,結果表姐轉學了,去了另一個城市。

他再也沒有機會給那個溫柔的小姐姐道一聲謝。謝謝她解決兒時的一次大危機,謝謝她給他帶來了繪畫這份熱愛。

這件事漸漸被淡忘,直到今年再一次遇見她。她就是林雪。

所有的記憶都蘇醒過來,記憶裡溫柔的小女孩與眼前妝容精緻的女生的笑容重疊在一起,連微笑幅度都是那麼熟悉又親切。

也許,這就是所謂的一見鍾情。仿佛前世就見過一般,突然之間就怦然心動了。

所以他裝傻,裝無知,裝乖巧就是為了跟林雪拉近距離。

林雪的態度總是讓他琢磨不透,好像是喜歡但好像不喜歡,而且她和別的男人在車裡卿卿我我。他吃醋了。

他將家族合影中他和妹妹近距離貼臉照裁剪截圖發到朋友圈,就是為了故意試探林雪對自己的心意。

她為此喝醉酒給他打電話,他就徹底明白:她也喜歡他。

他們是雙向奔赴。

「那我也告訴你一個秘密吧。」林雪貼著丁浩辰的耳朵,笑眯眯地說。「其實那天我沒喝醉,我裝的,故意打電話給你的。」

「吐我一身也是故意的?」丁浩辰挑眉,將林雪圈進懷裡,半信半疑地問。

「……」試圖逞強的林雪無法反駁。運籌帷幄的城府極深的人設立不起來啊。

「明明就是小白兔,裝什麼大尾巴狼?」丁浩辰評價道。然後低下頭親了親林雪的額頭,寵溺得揉了揉她的頭髮。

空氣都甜的,美好地讓人沉迷而不自知。

彩蛋:

完成項目的景麗悄咪咪的回到公寓,躲在門後準備給林雪一個驚喜。

結果門一打開,她就聽到兩個人啵啵的聲音,而且越發激烈。

「丁浩辰,你在幹什麼?」景麗震驚不已。

丁浩辰的身子頓住,回頭一看居然是兇神惡煞的景麗,嚇得跪在地上。

景麗操起拖鞋就要揍他,丁浩辰被追得滿屋子亂竄。

「老子半年不回來,你就把老子閨蜜給上了,是不是我一年不回來,你就要生娃了?啊?」景麗揪著丁浩辰的耳朵,一頓胖揍。

林雪縮在沙發上看著這一出好戲,笑眯了眼。

「你還好意思笑,我把你當姐妹,你卻泡我弟弟?蝦仁豬心啊!」

林雪笑嘻嘻跑過去,拍拍景麗的後背:「消消氣。以後我們就是一家人了。永遠都不分開了。」

「對哦,弟妹。」景麗鬆開揪著丁浩辰耳朵的手,咯咯直笑:「那我以後就是你的長輩了。」

丁浩辰剛想放鬆,就被景麗一聲呵斥,又被喊住,委屈巴巴地跪在地上。

「你要是敢欺負小雪,我就讓你離開這個美麗世界!」景麗仗義地教育著他。

丁浩辰坦白雖然從小到大桃花沒斷過,但就只對林雪動心過。初戀就是林雪。

為此他還拿出了那張十幾年前的素描,手舞足蹈生動活潑地講述當初愛情開始的地方。

景麗和林雪兩個當事人一臉懵,表示完全沒印象,記不起來。

「……」丁浩辰揮舞的雙手尷尬地停在半空,眼角抽搐。

景麗白了他一眼,提議去喝奶茶。

景麗和林雪一拍即合,歡天喜地出了門。

孤獨寂寞冷的丁浩辰在空無一人的房間,默默的自己抱住自己,感歎:

果然,有了閨蜜忘了夫……

有了閨蜜忘了弟……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