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:向大10歲男神表白被拒,她賭氣跑去相親,卻全被他攪和

Eliauk 2021/02/07 檢舉 我要評論

1

姜家的家庭醫生姓謝,是個二十九歲的男人,戴著金絲邊框的眼鏡,穿白大褂,說話輕聲細語,總是溫文爾雅。謝醫生是留洋回來的,學的是西醫。

姜家的丫頭婆子都喜歡謝醫生,因為他醫術好,長得好,說起話來又幽默風趣,就連門口養的那只大黃狗,似乎對他叫得也格外斯文。

薑家上下都喜歡他——除了姜薑。

姜薑自打有記憶以來,就在不斷地吃藥,她身體不好,打出生就這樣,是從娘胎裡帶出的毛病了。請了江城許多大夫問診,又都說不出什麼所以然來。於是姜薑就這樣每天都喝各種各樣的藥湯,到了晚上還得泡藥浴。

直到十六歲後,姜父重金請來了留洋回來的謝與聲。姜姜可討厭那位謝醫生了,他第一次給姜薑看診,就給給了姜薑一把「糖果」,哄著她吃掉,還說是什麼巧克力,國外那些人可喜歡了。姜薑將信將疑地吃了下去,被苦的齜牙咧嘴,然後狠狠地剜他一眼,梁子就這樣結了下來。

結了三年。

姜姜滿了十九歲,到了該婚配的年紀,來薑家說親的人幾乎要將門檻踏破。姜家是做煙草生意起步的,後來又涉及珠寶,服裝,成了江城首屈一指的富商。

姜薑還沒來得及為那些說親的人煩惱,姜父卻已經氣得吹鬍子瞪眼,連人帶禮一起轟了出去,回過頭來看著姜薑,道:「真是什麼蝦米王八都敢來肖想我閨女了!」

姜薑是獨女,薑母生她的時候難產,大出血,她出生沒多久就撒手去了。姜父獨得這麼一個女兒,自小就是捧在手掌心裡,若要天上的星星,恨不得連月亮一併串下來給她。

謝與聲每隔三天來一次薑家,替姜薑問一次診。姜薑捂著肚子,額頭上浸出虛汗。

謝與聲看著姜姜疼成這副模樣,縱然心中有氣,也只是伸出手點了點她的額頭,頗有些無奈地問:「是不是又偷冰果子吃了?」

入了暑,她又怕熱,姜父特意在地窖凍了冰果給她,明明囑咐不許多食,可她偏偏貪嘴,今天一早肚子便開始疼了起來。

謝與聲讓張媽端了熱水來,把毛巾打濕了替姜薑擦汗,冷著一張臉,道:「這次就不給吃藥了,疼一次長了記性才好。」

若非姜薑疼的動一動都累,一定要爬起來,將他臉都抓花叫他出去無法見人。

姜薑眼淚珠子都快落下來,可謝與聲還是冷著一張臉,連看也不看姜薑一眼,她擦擦眼淚,明明是威脅的話,可她現在說出來卻是軟軟的,委委屈屈的聲調:「等我好了,就叫我爹把你辭了。」

姜薑扯著他的衣袖,又哭又鬧了一會兒,或許是太累的緣故,昏昏沉沉地就睡了過去。謝與聲摘掉眼鏡看著她,即便是在睡夢裡,她眉頭也緊緊地皺起,臉上還有未幹的淚痕,到底是歎了口氣,囑咐了張媽灌了熱水袋上來,隔著衣服放在她肚子上,又擰了毛巾,替她擦著冷汗。

姜姜醒來,謝與聲還坐在她床邊照顧著她,她沒好氣兒,道:「現在裝什麼好人?假惺惺的。」

謝與聲也不同她計較,站起來,動了動已經有些發麻的手腕,叫了張媽倒杯熱水上來,對著她,冷冷地道:「真把止疼片當成什麼靈丹妙藥了?自己的身體自己顧著,」說著,他彎下腰,伸出手指點點她額頭,「若還有下一次,還是像這樣,自己忍過去。」

他一張放大的俊顏湊到姜姜面前,明明是關心的話,偏偏他卻用這樣的語調說出來。或許是生病的緣故,姜薑的心忽然跳得好快,連帶著耳根上也爬上緋紅,怕謝與聲看出什麼端倪,整個人都鑽進了被子裡,悶聲道:「我累了,你出去吧,叫張媽來看著我就好了。」

她捂在被子裡,所以看不見謝與聲表情,只聽得他窸窸窣窣收拾東西的聲音,然後腳步聲越來越遠,大約是到了門口,她忽然探出腦袋,看著謝與聲的背影,叫住了他。



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