故事:丞相嫡子向我求婚,可一聽嫁他的人全死於非命,我開始猶豫

Eliauk 2021/02/08 檢舉 我要評論

1

我惹了滿京城最不該惹的人。

說來羞愧,我原是女扮男裝和小姐妹一同去逛怡紅院,無意間聽見閣樓中有風塵女子嬌媚地說道:「徐璟行是真的不行。」那語氣聽得人骨頭都要酥了。

我也不知道怎麼就腦袋一抽風,當即以為自己聽到了什麼不得了的東西,連忙拉著小姐妹往怡紅院外跑。

他們倆還沒領略完那些女子曼妙的身姿,被我拽出來後眉頭微微蹙成小山。而一旁的我激動得上躥下跳,手中的扇子有節奏地敲打著自己的手掌心。

我放低聲音,朝兩人的耳朵挨近,「徐璟行他不舉!」

我的小姐妹們面露疑惑,我以為他們倆是沒有聽清楚我說的話。

這樣的驚天大消息怎麼能不和自己的閨中密友分享!

於是我興奮地直跺腳,大聲說道:「姐妹們!徐璟行不舉!」

周圍一片寂靜,我用餘光看到一個挺拔頎長的身影從我身旁經過,此時此刻的我並沒有意識到自己那句話說得有多響亮。

直到兩個姐妹朝我撲來,一個迅雷之勢,一人架著我的胳膊,一人捂住我的嘴,生怕我再說出什麼胡話。

他們倆在這光天白日之下硬生生地將我從怡紅院大門口拽走。

小爺我也是要面子的好嗎,周圍不瞭解情況的路人用異樣的眼光看著我,仿佛想要從我身上獲得一些口中消遣的快樂。

是出來逛窯子被妻子抓包了?還是沒銀子了,被怡紅院的老鴇給轟出來了?

我支支吾吾地說著話,任由小姐妹把我拉拽到怡紅院旁邊的巷子口,鬆開我後,三人彎著腰氣喘吁吁。

我靠在牆上,深吸一口氣,面露疑惑,「你們倆怎麼一回事?來怡紅院心虛了?方才你們看紅袖姑娘還挺起勁的。」

「你完了,徹徹底底地完了。」陳府家的千金陳柳柳緩過氣來,拍拍我的肩膀。

姚府家的小姐姚淺淺向來清冷淡漠,此時她的眼中也隱隱含著深意。雖然她雙手環抱在胸前,什麼話也不說,但從她的眼神中,我可以讀懂四個字:自求多福。

連姚淺淺都用這樣的眼神看我,我焦急又慌亂地看向陳柳柳,示意讓她告訴我這是怎麼一回事。

「剛才你說那話的時候,徐璟行剛好從你旁邊經過。」她的面色由方才的緊張漸漸平靜下來,嘴巴向下努了努,表示無奈。

我呼吸一滯,這下是真的闖禍了。

徐璟行,誰人不知曉他的名號?滿京城公子哥中最出挑的那位,丞相府的嫡長子,年紀輕輕便是皇上面前的紅人了。

滿京城公子中最不該惹的人就是徐璟行。畢竟,他年僅二十歲,卻已經有了好幾房側室,個個花一般年紀的姑娘在嫁入丞相府後香消玉殞,據說書人講,沒有一個女人能在嫁給徐璟行後活著回來。

女人中的閻羅王。

我在腦海中迅速想好了解決對策,笑容僵硬地對兩個小姐妹說:「你說他能聽到嗎?我聲音應該不是很大吧。」

「很大。」姚淺淺眼皮一抬,說道。

「那我們今天穿成這個樣子,他應該不會認出我們來吧。」我試探性地問。

今日我和我的小姐妹束起長髮,未施粉黛,身穿男裝,徐璟行未必能看得清楚。

「徐璟行他閱女無數,你好自為之,若沒看出來那最好。」陳柳柳說的話讓我的心七上八下。

罷了,我心想,若是他聽見了,定會當即找我算帳,可是他並沒有,或許是根本沒有聽清我所說的話呢。就算是聽到了,也未必知道我是誰,長什麼模樣。



內容未完結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

用戶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