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一種女人,一旦決定離開,就永遠挽回不了

張小嫻說過: 「男人對女人的傷害,不一定是他愛上了別人,而是他在她有所期待的時候讓她失望,在她脆弱的時候沒有扶持一把,在她成功的時候竟然妒忌她。」

不是只有背叛,才能讓一個女人對你寒心;也不是只有巴掌打到她的臉上,才能讓一個女人對你絕望。

這也是生活無數男人有的錯覺,認為只有原則性、直接性的傷害,才會將一個女人逼到懸崖邊。一個女人對你的冷漠,也不會只因為哪一件事。

愛是積累來的,不愛同樣,絕望也是。

所以你要能清晰地意識到,如果一個女人決定離開你了,看似因為某一件事,實則那件事只是一個引子。

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,所有的爆發,不過是內心積攢了許久的委屈、心酸和失望,借助某一個點宣洩了出來。

01

曾有個女讀者,跟我講過上演在自己身上的,「一個女人真正決定離開那一次,關門聲最小!」的故事。

結婚以後,丈夫完全忽略了她的感受,不理解她持家的不容易,也不心疼她做家務的辛苦,丈夫變化很大,仿佛對自己都沒有感情了。

吵架從來不讓她寒心,吵架過後丈夫的冰冷態度,才讓她寒心。

剛開始,她會刻意引起丈夫的注意,在家裡故意製造出聲響,在丈夫面前走來走去,更甚至藏起丈夫的手機錢包。

之所以做這些,為的就是讓丈夫主動和自己說話,說一句理解她辛苦的話。

可丈夫不為所動,這讓讀者有些難過和失落,於是她想著,如果自己摔門而去,丈夫肯定會出於對自己的擔心,然後追趕自己。

不光想,她也真的那樣去做了。可一次又一次讓她失望了,每一次故意離開時,她都會用很大力氣去摔門,不言而喻,那就是在提醒丈夫:「我這就要出門了,你趕緊來挽留我。」

尤其有幾次,是深夜的寒冬臘月天,丈夫依然沒有追趕出來。

而讀者就一個人坐在樓下的涼亭裡,瑟瑟發抖、淚如泉湧。哪怕後來她上演更過分的「離家出走」,從收拾行李到離開家門,丈夫依然還是無動於衷。

而每一次讀者在出了家門後,都會刻意放慢腳步。

終於在最後一次,讀者絕望了,天還沒亮就靜悄悄地離開了,只在茶几上留下一張離婚協議書。等丈夫意識到,讀者這一次動真格的時候,才想起來挽留,可讀者不哭不鬧,平靜的有些反常。

甚至都不願意再去與丈夫說,自己在家裡多辛苦,多委屈。

放下了,一切都無所謂了,一切的一切也都釋然了, 沒有什麼好講的,反正都不重要了,心寒透了就是什麼感覺都沒有了。

02

有一種女人,一旦決定離開就永遠挽回不了!

那就是曾經給了無數次機會,反過來又被你傷害了無數次的女人,那麼多次的機會,你一次都沒有把握住,也一次都沒有珍惜。

同時,你又給了她一次又一次失望,終於讓她真正絕望。

這樣的女人一旦離開,不論你再怎麼挽留,再怎麼表現,結果都是枉然。哀莫大於心死,悲莫過於無聲。

對一個人徹底死心了是種什麼體驗?

大抵是那種你還是你、我還是我,但你再也不能引起我內心情緒、情感的波動,從此成了我最熟悉的陌生人,無所謂的陌生人。

生活是平凡的,但是不簡單。感情是簡單的,但是要表達。

兩個人在一起,千萬要好好珍惜,有句話我一直非常認可: 「你每讓我失望一次,我對你的感情就會冷卻一分,然後少做一件愛你的事情。」

水滴石穿,時間真是感情最大的殺手嗎?往往問題不在於時間本身,而在於本身問題隨著時間的積累。

用戶評論